【提质聚力驻村日志】陈秋莲:一个90后驻村干部的广场舞心路历程
发布时间: 2020-11-03
来源: 钟山党建
打 印

浙江大学法律系的陈秋莲硕士毕业后选调回了贺州,被组织选派到钟山县红花镇古楼村驻村扶贫。学生时期,陈秋莲常常被人评价“很文艺”,很难把她和农村、广场舞这样的字眼联系起来。

红花镇古楼村驻村干部陈秋莲

即便钟山县另一个村庄牛岩村是她的老家,学前教育就在县城就读,后来又在杭州上了七年学的陈秋莲对农村并不是特别熟悉。和很多人一样,陈秋莲印象中的农村,是沉默的,无论是环境还是思想。时间就像农民转着石磨,一圈一圈,从不抢拍。“我记忆中老家的一切从来没有变过,也不曾有见过欲望的影子。”

初见失明阿婆,为阿婆擦拭眼泪

驻村后,当她游走于古楼村的百年门楼、古树和新建住房之中,和留守老人、困境儿童、中坚农民深刻对话,在过去记忆和新生景象中来回穿梭,她颠覆了原来的刻板印象:新时代的农村已经不是以前的农村了。

益启童行,圆梦起航活动,和收到公益家礼物的孩子们开心合影

到留守儿童家开展活动

特别是当村民提出想跳广场舞的时候,这样的感受尤为强烈。

她说,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不局限于城市,农村正在表达这样的需要。而这,是脱贫攻坚的成效,也将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推力。

以下是陈秋莲的自述:

广场舞一向是城市的话题,从兴起到喧闹到相对规范,那些成群结队的甚至服装统一的广场舞队伍已经成为城市不可或缺的景象。“村里的几个妇女常常摸黑到隔壁村跳广场舞,她们很想在自己村就能跳,小陈你看看能不能申请一个音响?”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村干的反映,我不会想到一个贫困村也会有人想跳广场舞。

期待广场舞的村民们

通过走访,我试着去理解这样的欲望。和绝大部分中西部一般农业型农村一样,古楼村未举家进城的农户主要分为“以代际分工为基础的半耕半工农户”和“全家留村农户”。半耕半工农户中,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留村务农或照顾子孙的中老年人容易产生孤独感,需要集体活动进行释放;全家留村农户中,除了少数全家老弱病残外,未外出务工的青壮年劳动力通过扩大农业经营规模或捕获农村获利机会,成为“中坚农民”即“致富带头人”,这些家庭的妇女有相对充足的空闲时间。

入户采访

新时代的农村再也不是全部人从早到晚面朝黄土背朝天,它有了更复杂的状态,更多的可能性。摒弃刻板的、传统的印象,挖掘新时代农村的全貌,有助于深刻的理解农村,改进农村治理的思路。

广场舞和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关系

党的十九大报告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古楼村是自治区级十三五贫困村,在党和政府的指导和帮扶下于2017年整村脱贫摘帽,2019年贫困人口人均收入超过7800元,比建档立卡时翻一番,而在今年未脱贫的5户19人经过“双认定”之后,全村将实现贫困人口“清零”。脱贫攻坚使得村民的物质性、生存性需要得到满足,心理性、精神性的需要随之浮现。

想跳广场舞的欲望,从本质而言,是村民从仅专注于辛勤劳作向关注自身心灵和健康的一种转变,是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想跳广场舞却不能或不愿自己买音响,这又深刻地反映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欲望和需要有了,但是不一定能满足,这就是矛盾所在。村民的收入提高了,吃穿住都不愁,但是他们还需要把资金用在他们认为比跳广场舞更重要、更紧急的地方,或者留着抵抗风险。脱贫不完全等同于致富,这就是为什么国家还要在脱贫攻坚之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可以肯定的是,有欲望、有需要是一件好事情,党和政府把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作为经济建设、政治建设、社会建设、文化建设和生态建设的动力和源泉,而村民有了美好生活的需要,内生动力更容易被激发出来。拿跳广场舞来说,村民想跳广场舞了,便想把小广场打扫得干净清爽些,希望有更多的空地用于活动,又盘算路灯更多更亮些,思想与行为是紧密相关的,他们更积极参与到村庄美化、三清三拆和路灯申请等项目中。目前,古楼村已经拆除危房86座,二十多万的路灯项目获得批复......

小康生活舞起来

一个贫困村跳上广场舞,可以展现脱贫攻坚的成效,也助推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在和同事陈家江的努力下,我们终于给村委争取到一台音响。

驻村队员陈家江在调试音响

永远忘不了第一次在村中响起音乐的夜晚。天空洒满了星星,一眨一眨地好似在期待一场盛大的舞会,虽然那时的我并不清楚这将是一场数十人的狂欢。我们把音响放在空荡荡的、鲜有人影的小广场中间,俯身调试机器,当再次抬头时,整个广场都是人,来回打闹的孩子们,等着跳舞的妇女们,凑热闹的男人们,而在广场边上,数十位年纪稍大的爷爷奶奶自带板凳,摇着竹编扇子,时而交头接耳,时而新奇地看着我们。

当然,事情没有想象中顺利,很多妇女想跳却又羞于表达,扭扭捏捏地在旁边盯着;有的因为没有跳舞经验,跳几下没学会就躲到一边去了。当美好生活的需要即将得到满足,就要抓住机会,为了鼓励他们大胆地融入其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决定一起跳广场舞。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跳广场舞,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跳广场舞,反复鼓舞村里的姐姐和阿姨,一遍又一遍教奶奶们动作,对我来说多多少少有些困难,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或许,这大概是热爱的力量吧,一年多来的驻村生活中,村民的质朴和善良,让我觉得自己不管到了哪里总是在被这个世界善待着,我愿意为它多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

广场舞的夜晚

留守老人有了聚会看节目的地方,想跳舞的妇女们不羞涩表达自己的爱好,孩子们不在家玩手机看电视,新风尚新气氛新景象,古楼村舞出了自己的小康生活。身在其中的我结识了更多地村民,他们对我敞开了心扉,让我更深入地了解了他们的家庭、生活和心理。这对我的驻村扶贫工作起到了正向的促进作用。

和留守儿童共同度周末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昭平县昭平镇脱贫攻坚...
主办:中共贺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贺州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贺州市贺州大道1号 邮编:542899 【通讯员投稿】
桂公网安备 45110202000054号